分类 娱乐天地 下的文章

原标题:特朗普让“握手”变成武器 与马克龙“对决”引西方媒体热议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握手本是表达合作姿态的礼节性动作,如今却成了外交“第一角力点”。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法国总统马克龙25日在布鲁塞尔首次会面时便紧紧握住了对方的右手,两人四目相对,嘴唇紧闭,身子前倾,指关节变白,笑容也变得僵硬。虽然身高1.88米的特朗普明显高于马克龙,但他却首先停止了发力,主动将手抽了回来。

这场小小的“对决”引发西方媒体热议,法国France24电视台直接称,“马克龙在握手比赛中击败了美国对手”。马克龙本人事后也承认是有意延长与特朗普的握手时间,“我与他的握手并不单纯。我们需要表明,我们不会做出小的让步,即使是象征性的让步”。不过,马克龙对特朗普的握手战绩很快就成了“一胜一负”。在两人第二次握手时,特朗普用力拉住马克龙的手,以至后者不得不用另一只手帮自己“解脱”。英国《卫报》报道称,特朗普让“握手”变成了一种武器。“对于他而言,握手不仅是一种和平姿态,更是一种优越性的宣言。”

特朗普竞选时的搭档、美国副总统彭斯是最早体验“特朗普之握”的人。特朗普曾多次紧握住彭斯的手用力扯,致其站立不稳,一脸尴尬。但特朗普最出名的“握手”还是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今年2月,两人在白宫会面时曾“握手”长达19秒,其间特朗普还在安倍的手背拍打数下。美国媒体称,特朗普在这次握手中充分展示了自己的“男性霸权”。身体语言专家斯坦顿则分析称,特朗普这样握手是为了体现他的“权力与掌控力”。安倍的尴尬为各国领导人提了醒,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不久后就带来了一次“如何与特朗普握手的完美教学”。两人握手时,特鲁多抢步上前,缩短双方距离以避免被特朗普拉拽,同时用左手搭在后者肩膀上,钳制他的发力,也保持自己的身体平衡。如果说特鲁多是“技巧流”,那么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与特朗普握手时则纯靠力量。拉赫蒙上周在利雅得出席穆斯林国家-美国峰会期间与特朗普“热情”握手时,一把就将后者的手拉到自己身边,逼得特朗普不得不主动靠近拉赫蒙。这一握手持续了7秒,有媒体称“两人看上去就像在拔河”。

《卫报》认为,在特朗普之前,人们更关心领导人是否会握手,是公开握还是私下握,很少关注到握手方式。但现在“握手的政治艺术”正在发生转变。不少网友表示,很期待特朗普与曾在英国查尔斯王子手上握出白印的印度总理莫迪进行较量。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两度“空降”山西的厅官操学诚职务有变

据山西朔州新闻网“市级领导”更新显示,操学诚任朔州市委副书记。

此前,操学诚任职山西省旅发委正厅级副主任。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2016年11月,操学诚由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党委书记,调任山西省旅发委副主任。这是他仕途中第二次“空降”山西。

操学诚出生于1965年2月,1983年考入山东大学哲学系,毕业后在安徽医科大学工作3年,后往南开大学社会学系完成研究生学业。

研究生毕业后,1993年7月,操学诚进入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开始了在共青团系统21年的工作生涯。

进入团中央宣传部后不到一年,1994年5月起,历任该部思想教育处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1996年5月,他又升为思想教育处副处长,后调任理论宣传处处长。2003年10月,操学诚升任团中央宣传部副部长,至2006年4月卸任。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任职团中央后期,操学诚的工作与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产生交集。

中国青少年宫协会是共青团中央主管的社会团体,成立于1988年,任务是搭建全国青少年宫系统事业发展的平台,促进青少年社会教育与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的相互配合与衔接。

2005年7月,共青团中央联合中宣部等联合举办“小时候”社会教育系列活动,目的是“展示青少年宫等校外活动场所在社会教育领域取得的成绩”。

“小时候”活动开展期间,2006年4月,操学诚离开了工作13年的团中央,“加盟”中国青少年宫协会,担任秘书长、副会长,被明确为正局级干部。

当年8月,操学诚调任共青团主管的另一个协会——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任党组书记、秘书长,期间还当选为第十届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共青团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并在2012年1月递补为共青团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2012年3月,操学诚首次离开共青团系统、“空降”山西大同,挂职出任中共大同市委常委、市政府党组成员。同年7月,被任命为大同市副市长。

在大同期间,操学诚负责文化、旅游、民族宗教事务、文物和招商引资等方面的工作。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初到大同时,恰逢时任大同市长耿彦波大刀阔斧地开展“名城复兴工程”,在修葺老城的基础上,再造一个新大同。

2013年2月,耿彦波调离大同,赴任太原。此后,操学诚仍致力推进大同的旅游文化转型,他认为:传统的煤炭产业带来的副作用越来越难以承受,而大同拥有的旅游文化资源却长年被人们忽视。

“大同就像一个被黑纱蒙住了脸的小姑娘,只有努力掀开这层纱,才能让人们看到她的美。”操学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大同的重建仍未完成,操学诚的挂职期满。

2014年冬至前一天,12月21日,大同市新闻中心向媒体确认:操学诚因挂职期满,已返回北京工作。

回到北京后,操学诚重返共青团系统的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继续任职研究会党组书记。

此后,操学诚赴山东、安徽、上海等多地调研,并召开研讨会。2016年7月,全国未成年人犯罪抽样调查启动后,操学诚先后带队赴十几个省份的未成年犯管教所开展问卷抽样调查,面对面访谈未成年犯。

2016年11月,操学诚再次离开共青团系统、二度“空降”山西,出任山西省旅发委副主任,至今次职务再变。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