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娱乐天地 下的文章

  

  刘伟强监制《烈火英雄》

  北京晨报讯(记者 王琳)由刘伟强、李锦文监制,陈国辉导演的电影《烈火英雄》近日首度亮出真容,黄晓明、杜江、谭卓、印小天、谷嘉诚、张哲瀚、高戈齐聚该片,向消防员这群“我们身边最可爱的人”致敬。

  《烈火英雄》根据作家鲍尔吉·原野的报告文学作品《最深的水是泪水》改编,讲述的是沿海油罐区发生火灾,消防队员团结一致,誓死抵抗,以生命维护国家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故事,目前已开机两个月,不日即将杀青。导演陈国辉称希望通过这部作品把消防员真实的故事呈现出来,“我和消防员们吃饭聊天,听他们的故事,我真的哭了。当大火袭来,他们都是正面被灼伤,也就说明没有一个人逃跑,全都站在那里守住火线,这种精神真的让人很感动。我当时就打电话给老板,说我一定要拍这个电影。”监制刘伟强也表示自己首先是被剧本打动,才会“用了最好的团队,把片中的爆炸、火都做出来了,还有你们看到的这么大的油罐”。刘伟强所说的大油罐都是按照1:1比例真实还原而成的,而在电影中像这么大的油罐还有五十多个。

  不仅场景真实还原,演员们也都从来不用替身,每个人都“把自己当成了消防员”。在影片中扮演消防队长江立伟的黄晓明笑称自己是第一次碰见把火往演员身上烧的导演,“还烧了两次!幸好我们穿的衣服都很耐火,但是我估计我腿上的毛剩得不太多了。”黄晓明还透露片场的摄影师和其他工作人员也都和演员们一样离火很近。“我们在训练的时候已经很了解那些灭火器的使用,但是真正拍摄的时候面对突然起来的大火,还是感觉很害怕。每次拍到这种场景的时候,都很感动于消防员的勇往直前。”黄晓明称希望能把消防员义无反顾坚决完成任务的牺牲精神展现给观众,向这群“我们身边最可爱的人致敬”。

  如何在悲剧的发源地 演好一个中国的悲剧

  通讯员 杨琳惜 本报记者 马黎

  希腊当地时间11月18日,由王晓鹰导演、余青峰改编的话剧《赵氏孤儿》在希腊国家剧院首演。

  这是一次特别的国际合作。

  王晓鹰启用了中希两国的国家级演员,用各自的母语同台表演,演绎出一版双语《赵氏孤儿》。

  中国与希腊,两个文明古国的戏剧对话,面对文化距离、语言障碍,主创如何突破壁垒,在悲剧剧作的发源地希腊雅典,演好一个中国的悲剧?

  早在2016年,王晓鹰和余青峰就萌生了与希腊国家剧院合作的想法。通过希腊驻中国大使馆的牵线搭桥,希腊国家剧院很快接受了双语版《赵氏孤儿》的排演计划。

  “中国戏剧的对外交流,此前从未有过由中国导演、编剧在外国的国家剧院排演一出中国自己的戏剧经典,还是由中国演员与希腊演员同台表演。” 三度曹禺剧本奖获得者、杭州籍编剧余青峰说。

  《赵氏孤儿》是最早与西方观众见面的中国戏剧作品。

  1755年,法国文豪伏尔泰就曾将《赵氏孤儿》改编成《中国孤儿》,在巴黎剧院连演190场;1781年,德国诗人歌德试图根据“赵氏孤儿”的故事创作悲剧。可以说,《赵氏孤儿》是最早在欧洲戏剧中产生影响的中国经典剧作。

  因此,对希腊观众来说,《赵氏孤儿》的故事本身不难理解,“戏剧艺术表达的人的情感和人性矛盾,对于各国观众来说是有共通性的。”问题在于,如何让希腊演员和观众理解人物中国式的情感思维和行为逻辑,尤其是对中国文化中道德涵义的领悟。

  排戏前,王晓鹰与希腊演员进行了一周的交流讨论,向他们介绍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传统道德,比如“义”“恕”“孤”在中国文化中的含义。

  剧本方面,相比14年前的越剧版,此次话剧版给出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结尾。程婴出于善良的本性放弃了复仇,而他含辛茹苦养大的“赵氏孤儿”以令人震惊的方式实施了复仇,引出一个深刻的悲剧主题,“一个人的善良并不能那么容易地改变生活的残酷”。

  余青峰认为,这样的结局在感染力和震撼力上,提升了三倍,实现了中国悲剧和古希腊悲剧超越语言和文化差异的无缝交融。

  然而,用不同的母语同台演戏,给双方演员都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尤其是男女主角,饰演程婴的著名演员侯岩松,和饰演他妻子的希腊演员基尼,一个说中文,一个说英文,两人要在听不懂对方语言的情况下,记住相互交流的接口,作出准确的反应。但在舞台上,他们的表演让观众忘记了他们的语言其实并不相通。

  这次在编排上,不仅保留了中国戏剧艺术的传统特点,还加入了一些西方元素。比如,吸收了古希腊悲剧“歌队”的戏剧元素,观众能欣赏到用传统希腊民族音乐来演唱的《母亲之歌》《英雄之歌》。让“歌队”以“局外人”的身份介绍剧情、表达态度,甚至与剧中人“对话”,让戏剧内涵的表达多了一个维度。

  “哭只是表象,而悲剧带给人的是心灵的震颤、人性的考问,和一种无法释怀的交揉着绝望和希望的力量。这一点,《赵氏孤儿》做到了。”余青峰说。

  乌鲁木齐11月15日电(王小军 李晓 李永涛) 15日,记者从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获悉,新疆首单大宗黄金现货交易在乌鲁木齐市中亚黄金宝玉石产业园实现。

  乌鲁木齐金融报价结算服务中心在上海黄金交易所14日黄金交易截止之际,以每克270.3元的价格购得100公斤标金,并以每克270.41元的价格出售给入驻中亚黄金宝玉石产业园的三家公司。

新疆首单大宗黄金现货交易在乌鲁木齐实现。 李永涛 摄新疆首单大宗黄金现货交易在乌鲁木齐实现。 李永涛 摄

  大宗黄金现货交易在中亚黄金宝玉石产业园成功实现,从根本上帮助了园区内的黄金宝玉石加工企业降低了成本,解决了资金困难的问题,有效促进了辖区黄金加工实体企业以及新疆本土黄金加工企业的快速发展。

  乌鲁木齐高新区(新市区)招商服务局副局长、乌鲁木齐金融报价结算服务中心主任安翔说:“本次大宗黄金现货交易,乌鲁木齐金融报价结算服务中心也是以上海黄金交易所特别会员资格拿到的最低价。”

  新疆奥斯玛尼金银饰品加工有限公司董事长木特力夫·吾斯曼表示,以前买黄金,需要在上海、广州、深圳等地挂靠其他有会员资格的企业,路途遥远不说价格也比较贵,现在能直接在新疆本地进行交易,而且购买的是标准黄金,原材料品质得到了充分保障。

  中闽金业董事长吴金龙说:“按照公司的产量设计,每月需要使用黄金2至3吨,在乌鲁木齐金融报价结算服务中心交易黄金后,每个月能节约资金20至30万元,极大地降低了企业的成本。”

  “我们将充分发挥上海黄金交易所特别会员资格作用,依托新疆和周边国家黄金资源储量大、消费市场需求大的优势,推动实现黄金从现货交易为主向现货和衍生品交易多元化方向发展,深入推进中国黄金、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从而保障中国在未来国际黄金市场拥有更大的定价权和话语权。”安翔说。

  据了解,乌鲁木齐金融报价结算服务中心隶属于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管理,接受中国人民银行乌鲁木齐中心支行的管理和监督。2018年8月28日,乌鲁木齐金融报价结算服务中心获得上海黄金交易所特别会员资格,这是继云南、厦门、重庆后的第四个持有该资格的城市。(完)

  新机场高速、新机场北线高速明年贯通 京雄高速建设即将上马  京津冀互通卡力争2020年全国互联互通

  今天上午,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了涉及京津冀一体化项目的最新进展。2019年6月,新机场高速、新机场北线高速将贯通。同时,连接北京和雄安的京雄高速也将上马建设。公共交通方面,目前持京津冀互通卡的市民可以在全国范围内130个城市刷卡乘坐公交车。

  新机场高速和北线高速明年贯通

  今天上午,北京市交通委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协同处处长赵阳做客交通广播“治堵大家谈”节目,他介绍,伴随着明年大兴国际机场投入使用,新机场高速、新机场北线高速将投入使用,预计到明年6月,这两条高速将实现贯通。并且,市民还可以通过京台高速、京开高速到达大兴国际机场。

  此外,新机场轨道线一期工程计划于明年9月随新机场同步试运营。据了解,新机场高速轨道线一期工程全长41公里,线路途经丰台区、大兴区,共设3座车站,自北向南依次为草桥站、磁各庄站和新机场北航站楼站,设磁各庄车辆段,预留新机场北停车场,设计时速为160公里。

  首都环线高速货运通道将绕出

  赵阳介绍,此前,首都地区环线高速公路的主要功能是货运通道,随着城市副中心的发展建设,大外环北京段沿线人口密度越来越大,考虑到大货车污染排放问题,最初规划的货运通道功能已经不再适合。为此,京津冀三地交通部门已经制定新方案,计划将大外环的货运通道绕出北京。目前,该方案已经上报交通运输部。

  记者还了解到,冬奥会重点交通保障工程兴延、延崇高速公路建设也正加快推进,兴延高速计划于2018年底建成通车;延崇高速公路(北京段)计划于2019年底建成通车。此外,京张高铁也将于明年年底通车,市民从北京至张家口更加便捷。

  京雄高速建设即将上马

  据介绍,京雄高速(北京到雄安)预计将于近期上马,目前项目正在积极推进。同时,按照相关招标公告,雄安高铁站将于2018年12月1日开工,2020年3月31日竣工。除了高速铁路,市民从北京到雄安还可以选择城际铁路。京雄城际一期从北京西站到达大兴国际机场,未来将延伸至雄安。

  另据了解,按照雄安规划纲要,雄安未来将构建“四纵两横”区域高速铁路交通网络,“四纵”为京广高铁、京港台高铁京雄—雄商段、京雄—石雄城际、新区至北京新机场快线,“两横”为津保铁路、津雄城际—京昆高铁忻雄段。此外,大区域上看,京沈高铁、呼张高铁(呼和浩特至张家口)、大张高铁(大同至张家口)等项目也在规划建设中。

  京津冀互通卡将走遍全国

  去年年底,京津冀三地市民使用互通卡可以在三地公交、地铁领域刷卡乘车。截至目前,全国范围内有130个城市已经实现互联互通,也就是说市民持京津冀互通卡,可以在全国130个城市刷卡乘坐公交,还可在其中部分城市乘坐地铁。

  交通运输部明确,今年年底前将完成220个城市(含京津冀13个城市)的互联互通,并力争到2020年基本实现全国城乡的互联互通。本报记者 孟环 J147

原标题:特朗普让“握手”变成武器 与马克龙“对决”引西方媒体热议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握手本是表达合作姿态的礼节性动作,如今却成了外交“第一角力点”。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法国总统马克龙25日在布鲁塞尔首次会面时便紧紧握住了对方的右手,两人四目相对,嘴唇紧闭,身子前倾,指关节变白,笑容也变得僵硬。虽然身高1.88米的特朗普明显高于马克龙,但他却首先停止了发力,主动将手抽了回来。

这场小小的“对决”引发西方媒体热议,法国France24电视台直接称,“马克龙在握手比赛中击败了美国对手”。马克龙本人事后也承认是有意延长与特朗普的握手时间,“我与他的握手并不单纯。我们需要表明,我们不会做出小的让步,即使是象征性的让步”。不过,马克龙对特朗普的握手战绩很快就成了“一胜一负”。在两人第二次握手时,特朗普用力拉住马克龙的手,以至后者不得不用另一只手帮自己“解脱”。英国《卫报》报道称,特朗普让“握手”变成了一种武器。“对于他而言,握手不仅是一种和平姿态,更是一种优越性的宣言。”

特朗普竞选时的搭档、美国副总统彭斯是最早体验“特朗普之握”的人。特朗普曾多次紧握住彭斯的手用力扯,致其站立不稳,一脸尴尬。但特朗普最出名的“握手”还是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今年2月,两人在白宫会面时曾“握手”长达19秒,其间特朗普还在安倍的手背拍打数下。美国媒体称,特朗普在这次握手中充分展示了自己的“男性霸权”。身体语言专家斯坦顿则分析称,特朗普这样握手是为了体现他的“权力与掌控力”。安倍的尴尬为各国领导人提了醒,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不久后就带来了一次“如何与特朗普握手的完美教学”。两人握手时,特鲁多抢步上前,缩短双方距离以避免被特朗普拉拽,同时用左手搭在后者肩膀上,钳制他的发力,也保持自己的身体平衡。如果说特鲁多是“技巧流”,那么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与特朗普握手时则纯靠力量。拉赫蒙上周在利雅得出席穆斯林国家-美国峰会期间与特朗普“热情”握手时,一把就将后者的手拉到自己身边,逼得特朗普不得不主动靠近拉赫蒙。这一握手持续了7秒,有媒体称“两人看上去就像在拔河”。

《卫报》认为,在特朗普之前,人们更关心领导人是否会握手,是公开握还是私下握,很少关注到握手方式。但现在“握手的政治艺术”正在发生转变。不少网友表示,很期待特朗普与曾在英国查尔斯王子手上握出白印的印度总理莫迪进行较量。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